兔叽

祝你好梦,也祝我好运

【波离】玩偶旅行

马可波罗×高渐离

跟亲友@何许最关人 打游戏立flag输了的产物

ooc预警,不是很了解所以见谅!()





马可波罗游记过很多地方,云中漠地,长安,三分之地……以及深海里。

他靠着精湛的枪术赢得了“深海之王”的头衔,掌管着洋流、风暴、海啸和被囚禁在海中躯体临近破碎的龙们。

他好久好久没有回陆地上看看了,也想知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新奇玩意或有趣的人或事。

谁年轻时没个征服全世界的梦啊?

所以他又重新启程,收拾起以前的行李,寻找能临时搭伙的靠谱的人。

……

“额……现在流行行为艺术了吗?”马可波罗看着身着巨龙玩偶服的青年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随后坐在长椅上调试一把崭新的电吉他。尽管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也是一身引人注目的装扮。

时候正好是中午,烈日当头蒸的马可波罗头晕,他便想都没想就上去搭了话,聊了两句就觉得对方挺投缘,说着说着就说到去较为知名的酒吧喝酒对唱。

马可波罗了解到那人叫高渐离,喜欢玩点摇滚乐,至于衣服是个人爱好,高渐离还跟他提了一嘴他家里还有着一件上个世纪非主流时代的服装,说下次穿给他看看,马可波罗说不了他早就脱离葬爱家族了……

喝酒喝大了,马可波罗也没拦住高渐离上去唱一曲,整个酒吧都躁动起来,只有他架不住酒精的侵蚀模糊了视线,隐约看见高渐离像美女架不住二十年前撩妹瘾犯了也跟着闹腾。至于说后来喝断片了忘了亲没亲上就是另一码事了。

“一起去旅行吗?也许过程会有些狼狈”他靠在床头问正在用皮筋扎头发的高渐离。

“好啊!”另一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说起来很不像真的,但马可波罗说这是缘分。

“目的地是哪?”

“任何地方!”

他们俩似乎还像是少年一般有着活力与热情,说走就走没有目的的旅行永远适合这样的人。他们走过森林、高山、雪原……

他握着高渐离的手哈一口热气,看对方的脸已经被雪原寒冷的空气冻的通红的脸颊,他们已经走了很久没停下。

马可波罗像童心未泯的少年一样拉着高渐离在登顶雪原的那一刻冲升起的朝阳大喊:

“我希望这场旅行永不结束!”

听见身旁的高渐离也被带着喊了一句

“我也一样!”

两人坐着笑了好久。

……

马可波罗也曾尝试在海边借用深海的力量制造一场浪漫,但扑面而来的海浪确实不尽人意,不仅打翻了冲浪板,还浇毁了他刚做的头发——连同高渐离的一起。

时间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人与人的关系。直到他们俩确认关系之前似乎有人是恋爱白痴,喝醉酒抱着电吉他哭生哭死,直到被灌了醒酒汤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在他们俩正式相识的酒吧,高渐离轻吻马可波罗的脸,似乎想从记忆中找回一些东西。

“我们回到了起点。”

“这是新的旅行的开始。”


【空一马】逝去青春

是亲友的无偿! @哎呀我摸鱼很快的啦 

🐴→🍓←📿注意!

ooc有

年龄差被我捏造吃了!

⚠️无🎤的世界




山田一郎的高中生活还是不错的,像普通人一样交朋友;在社团活动上大闹一通;和兄弟勾肩搭背为赢得一场篮球比赛去吃一顿路边摊的麻辣烫庆祝一通……

……

也忘了谁说过记得山田一郎高中时当过不良,怎么当上的忘了,但是广为流传的是他和他的好哥们波罗夷空却的帮派战,可以说是山田一郎印象最深的一场战斗也不过为,毕竟打折了右臂在医院躺了近一周。

好哥们儿不打不相识,自那以后两人倒是成了好到穿一条裤子的死党,偶尔翻墙逃课,期末通宵补习。一罐冰可乐拿着两个纸杯子分着喝,上课分神打闹被老师罚到门口站着,罚着站就聊起来了,聊的过于大声被老师听见又叫回班里罚到后黑板前站着……

山田一郎有时会梦到当时的场景:他和波罗夷空却面对面站着,赤手空拳的1v1。他扯着对方的衣领打在了小腹上,自己的脸也挨上了一拳;后撤两步闪身躲开对面跳起袭往颈部的飞踢,再把对方甩出去,哪料对方反倒一个空翻稳住了身形。他们打的有来有回,不知不觉已经不是为了所谓的“帮派”而战了,好像只是单纯的为了消耗一下高中生活无处释放的压力……

他们从黄昏打到星星亮起,最后两人一起在灰白的水泥地上躺着看天空。不过事实上那天晚上星星少得可怜,连月亮都不愿意出来露个头,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数了一晚上星星。那比在学校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愉悦。就连头发沾满了地上的水泥灰也不在意,看着对方已经被染了半边灰白头发笑得很大声。

波罗夷空却说过很钟意他,但当时也只是觉得是兄弟的玩笑,也回过两句“你也不错”之类的话。

后来他结识了碧棺左马刻,那次可比与波罗夷空却轻松多了,一场篮球赛,他们是临时抽签组成的队。山田一郎很不幸的没有和自己的好哥们空却分到一队,但临时组成的队伍表现也不错。他和碧棺左马刻留了联系方式,后来才知道他是教导主任口中那个和他和波罗夷空却并排的“刺头”。

不知怎的他们仨就玩到了一起,还拉了差两个月就毕业了的学长白胶木簓组了个小队取名“新生mcd”。尽管这让校方更头疼了就是了。

……

“追你的小姑娘不少吧?”白胶木簓用胳膊肘戳了碧棺左马刻两下,笑眯眯的看着他。虽然也不指望碧棺左马刻哪天告诉他突然找了个可爱的小女朋友,那才是天都要塌了。

“你怎么不问问一郎?上回我们班的小丫头求我帮她递情书结果碰上他们班的丫头花了10块钱让他给我送。当时我俩一人拿着一封,不知道的以为我跟一郎搞上了,一传十十传百的越来越偏,当天下午空却就冲过来说要砍了我…”他捏扁了手中可乐的罐子,咯吱咯吱的响声让人听着就烦,尤其是最后一句说出来的时候。

“咱说,总是把话题往小一郎身上引可不好哦。”白胶木簓发现最近跟碧棺左马刻聊天的时候话题总是跑向别的地方。怎么?左马刻大人要变成青春期为爱烦恼的小说男主了?

答案是绝无可能!他吃饭前打篮球的时候还抽风似的呛了山田一郎三句话呢!白胶木簓是如此觉得的。

殊不知那场篮球赛碧棺左马刻呛波罗夷空却从头到尾。人总有暴躁的时候,不过普通高中生碧棺左马刻的情况严重些罢了。

……

作为违反校规第一大户,碧棺左马刻在天台上抽烟放风,靠着栏杆往下看的时候发现一群人围在一起,被围在中心的是山田一郎和波罗夷空却,两人从被塞得满满的包里拿出两个58型麦克风。他刚刚还好奇他们两个背着这么满的包里都装了点什么,左思右想,碧棺左马刻意识到这天是运动会,他还被白胶木簓报了个节目。

有些说不出来的不舒服,碧棺左马刻把这一感觉全权怪在刚吐出的烟圈上:怪它模糊了视线,怪它扰乱了思想…

听着在台上两人一句接一句默契十足的唱着,歌词中写着两人的默契,写着校园生活和操蛋的考试,以及他们两人携手并进。

他有些恍惚,直到山田一郎拍拍他肩膀叫他上台:

“左马刻哥,该你和簓大哥了。空却我马上来!”

“哦。”他轻轻的答应了一声,随后上了台。实话说到现在碧棺左马刻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感受了,他记得当时山田一郎挤在人群中,他上台了根本看不见他,只听见最后他和白胶木簓最后一句唱完后叫好的里面山田一郎的声音听的格外清楚。还记得后来年级两人三足他跟波罗夷空却一组,走四步摔了六个跟头。记得山田一郎坐在他们俩对面一边数落空却一边帮给他们俩的伤口消毒。

“不是平时都跑的挺快的吗?在一起就不行了?起内讧了?”山田一郎给碧棺左马刻擦破的脸上贴上一枚印着kitty的创可贴,波罗夷空却说一郎少女心,一郎说这是上次给碧棺左马刻送情书的女孩子特意借给他的,学校的医务室里的创可贴早就没了,只有一个空空的铁皮盒子。

那天白胶木簓反应碧棺左马刻伤口都快捂烂了都不乐意换下那个创可贴?

“你不会真暗恋人家小女孩吧?”

“屁。”

“那怎么不让咱给你上药,咱又不能谋杀是吧?”

“……”

“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

对于山田一郎来说第二难忘的应该是他们升高三那一年,那一年白胶木簓毕业了,去了哪所大学来着?兴许是他忘了,又或者白胶木簓没跟他说。他记得当时他们四个出去喝酒,白胶木簓劝他多喝点,也数他哭的厉害,就好像再也见不到了似的,虽然确实也没在见到过。但是该说不说,那天他是被碧棺左马刻搀扶着回去的(波罗夷空却曾表示用不上碧棺左马刻,但是被对方以身高理由拒绝了),那天他躺在碧棺左马刻的宿舍床上,没有烟味,只有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他就在那睡了一夜(刚好那天他们宿舍有一个没来的)

所有人都没有再提那晚的事,之后也就偶尔从碧棺左马刻口中听见白胶木簓的事,再后来他也不提了。

高三那年都很忙,就连学校内外的混子团体都开始点灯夜读。山田一郎跟碧棺左马刻不在一个班,见到对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和隔壁班的波罗夷空却来往也只淡不增。

终于他们三个在分岔路口道了别,各自走向一条路。波罗夷空却要回老家读大学,碧棺左马刻要出国,只有山田一郎还留在原地。心里憋着一直想对谁说的话最后也没出口,只剩下一句

“以后再见”

……





有空写点碎云敏锐或者碎云凤凰()

【辰砂&女局】

现代校园pa

有卓娅成分,砂糖橘已交往前提(什)

图一乐不要当真的设定!


“为什么她能提前休息!”班级里的男同学颇为不满的指着坐在阴凉处歇息的你。事实上这个问题从军训的第一天开始就环绕在你耳边。你能说什么?说训你们班的教官是我家雇的保镖?说是已经相互见过家长却迟迟没有承认恋爱关系的女朋友?

这怎么可能啊!就算天崩了地塌了新城明天被辛迪加人攻下了这段关系你都不会告诉你的同班同学们。你芳龄18,他们哪里想得到面前那个样貌帅气说话严肃的年轻“哥哥”是今年警校第一毕业特批过来实习并且早早与你相识的姐姐。

“也许因为我表现的好?”你用平淡的语调说着,有些无奈的看向辰砂那边,祈求着教官能说点什么。

“这位同学无论哪个方面都很优秀,根据校方下达的命令,我们有权让优秀的同学多一些休息时间。”辰砂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胡扯的话。只留下同学们连声叫苦。

你打心底知道辰砂偏袒你的,站军姿10分钟,你大概有9分45秒都在休息,而那短短的15秒也就同没站没什么两样了。你在阴凉处休息,看着辰砂训练时严厉样子在背地里偷乐,明明第一次带新生紧张的不行,背在身后的手紧张的都快要攥碎上头配发的那一板润喉糖了。这就是优秀的职业素养!

你好想同平常一样踮起脚摸摸辰砂的脑袋跟她说:“别紧张,我在你身后呢。”这样的话语,然后看着辰砂像幼犬般因为抚摸而充满信心的样子轻吻她的唇。可是这里是学校!你搞不好还要因为第一天就猥亵教官而被踢出这里!

要知道你这才来学校三天半就已经被传成只手就能管控隔壁城市最大黑恶势力——军团的首领卓娅的传奇人物。哪里有人相信你解释的卓娅拎你跟拎鸭宝一样揪着后衣领一把拎三个跟你问为什么上次在校门口看见她给你送水为什么装不认识。你解释了半天她才放弃了骑着她那辆刚刚买下的摩托步行过来,哪想门房看门大爷看见黑压压一片人过来以为学校得罪人了连夜辞职。

这要是再被发现和学校聘请的教官——辰砂关系不一般那不就完蛋了?干脆每次有同学谈论关于辰砂有关的话题你都躲得远远的:

“啊?辰砂教官?额……也许她看我顺眼。”跟辰砂同出一派的精湛的撒谎技巧显然是不足以掩盖住异常的。干脆装出一副摆烂的样子破罐子破摔。

“那你们谁来继承一下我天天被教官盯着的痛苦?”你盯着周围的同学看,海拉心虚的转身准备去接水,当然她是拉着九十九同行;赫罗看向门口望风期待卓娅今天什么时候来找你,你也顺便听听厄尔希今天又进行了什么妹控发言;赫卡蒂看着绘本出神,似乎也没在听你的扯皮发言……其余的人一哄而散,你挪了挪地方,太阳偏过去了,阴凉换地方了。

直到你看见辰砂提着一袋子东西敲开了你的宿舍门并说着寒暄的话时你突然意识到什么。她强装严肃说着要纠正你的行为带你出去到她的宿舍,全蛇眼唯一一个女生,拥有一间单人宿舍,这谁不羡慕啊!你看着辰砂低头坐在床边上,衣服散乱的搭在身上,好像委屈的小狗一般耷拉着耳朵和尾巴看着你,似乎是回忆起白天过于明显的关心给你带来了困扰。

“没有的事,我现在可半点困意都没有!”

当然只是幻视。归功于辰砂今天一天的照顾,你现在体力充沛,精神十足……

……

尽管第二天早上起来的你似乎不太精神

辰砂难得没有训练的多么严格,甚至走起了神,还要你提醒几次才想起吹哨下令。

“教官你太明显了哦——”



是小狗辰砂表情🥺开学了坐牢去了最后涂两张(

p3p4是透明底!🥺

感觉明星抢主播坟了,没有人看力已经(叹)

小狗表情包2.0!星星小狗(盲目)

透明底在p2(×)

我逐渐明白一切.jpg(不是)

亲亲小狗🥺🥺🥺